生日快樂

           
  

     坦白說,跟你似乎連「朋友」都談不上,就算在馬路上擦肩而過,也不一定能認出你來

。並非你有張大眾臉或太過平凡,只是很難將平面的你轉化成鮮活立體的影像。

     陌生人嗎?又未免冷淡了些,雖不曾面對面,總也在網路這平台上窺見彼此生命的片斷

。巧的是,多年前我們還曾是鄰居生活在同一個區域呢。

     該怎麼定義這樣的人我關係?無所謂吧,我想。作為一個你真實生活中距離遙遠的人,

有些話想在這個時候說。

 

     去年,在這裡開始寫字,對一個習慣與人保持距離,將自己深埋的我來說,洩漏心底的

思緒情感,真實且赤裸的攤開,並不十分容易。各種外在的聲音、形形色色的人出現眼前,毫無折

衝那麼直接,再不是一個簡單的名詞,不是電視機前隔著螢光幕的觀眾。

 

     惶惑不安的適應中幸好有你。

 

     記得有次被洗版,惡意的行為不雅的字句令人匪夷所思。第一次碰到這情況,我慌慌張

張跑去敲你的「門」求救。而幾次挺身替我解圍反讓你惹上小小的麻煩,也讓我過意不去。凡此種

種,現在想來著實有點大驚小怪,但,在那個無措的當下知道有人可以信賴,真好。

     

     生命中的相遇來來去去,總希望能記得曾經的溫暖,縱然輕盈一閃即逝,感激依舊。

     

     謝謝你。

 

     年歲的累積、長不大的孩子,矛盾與不可置信的驚嘆號,在心中反覆交替著。你呢?人

到中年,也是奇異的感覺嗎?或許不會,大師口中要工作到九十歲的你,中年,不過是開始呢。

 

 

 

 

     生日快樂。

 

 

     

 

 

 

 

           
  

     坦白說,跟你似乎連「朋友」都談不上,就算在馬路上擦肩而過,也不一定能認出你來

。並非你有張大眾臉或太過平凡,只是很難將平面的你轉化成鮮活立體的影像。

     陌生人嗎?又未免冷淡了些,雖不曾面對面,總也在網路這平台上窺見彼此生命的片斷

。巧的是,多年前我們還曾是鄰居生活在同一個區域呢。

     該怎麼定義這樣的人我關係?無所謂吧,我想。作為一個你真實生活中距離遙遠的人,

有些話想在這個時候說。

 

     去年,在這裡開始寫字,對一個習慣與人保持距離,將自己深埋的我來說,洩漏心底的

思緒情感,真實且赤裸的攤開,並不十分容易。各種外在的聲音、形形色色的人出現眼前,毫無折

衝那麼直接,再不是一個簡單的名詞,不是電視機前隔著螢光幕的觀眾。

 

     惶惑不安的適應中幸好有你。

 

     記得有次被洗版,惡意的行為不雅的字句令人匪夷所思。第一次碰到這情況,我慌慌張

張跑去敲你的「門」求救。而幾次挺身替我解圍反讓你惹上小小的麻煩,也讓我過意不去。凡此種

種,現在想來著實有點大驚小怪,但,在那個無措的當下知道有人可以信賴,真好。

     

     生命中的相遇來來去去,總希望能記得曾經的溫暖,縱然輕盈一閃即逝,感激依舊。

     

     謝謝你。

 

     年歲的累積、長不大的孩子,矛盾與不可置信的驚嘆號,在心中反覆交替著。你呢?人

到中年,也是奇異的感覺嗎?或許不會,大師口中要工作到九十歲的你,中年,不過是開始呢。

 

 

 

 

     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