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的愛與淚

   
                  水蜜桃阿嬤的故事     

     白裡透紅、甜嫩多汁的水蜜桃,在海拔一千多公尺的高山上,歷經霜雪日照結出的果子

才甘甜美味,一如人生。每顆水蜜桃.都包含阿嬤哭乾的眼淚、宿命的無奈、和七個孩子的未來。

     商業週刊自2003年開始便著手「一個台灣二個世界 」的專題報導,貧富差距的擴大、

隔代教養的問題、新台灣之子的未來、智障兒為生存奮鬥。

     配合紀錄片的發表,這些弱勢的生命群像引起社會廣大迴響和高度關注。

     在逐年攀升的自殺率下,我們看見水蜜桃阿嬤如何用愛,一肩擔下學齡前到國中的七個

孩子,既心酸又令人肅然起敬的故事。

     媳婦為了一百多萬的車貸卡債燒炭身亡,兒子不到一個禮拜也留下四個孩子與老母,走

了;女婿在憂鬱症的煎熬下也拋下年幼的孩子自我了斷。

     沒受過教育的阿嬤面對生命的橫逆,沒時間怨嘆,只有坦然接受。這是她努力耕種才得

以唸書受教的兒子來不及領悟的。

     為了多賺點錢,阿嬤不僅種水蜜桃,還得將兒子走後便荒廢的高麗菜園重新整理改種青

椒,因為高麗菜太重了,而阿嬤只會愈來愈老。

     阿嬤不知道什麼叫娛樂,也沒有娛樂,最常做的是看手機。手機打開就看見兒子媳婦笑

臉盈盈的照片,也留著兒子生前錄下最後的懺悔。

     七個失去父母的大小朋友呢?

     紀錄片裡,幾個大眼睛輪廓深的原住民小女孩,在房間裡關了燈,擺出舞台上的pose,

跟著播放的流行歌曲唱著,忽然,年紀小的妹妹撲在姐姐懷裡放聲大哭,想媽媽。

     我常在人多喧鬧的場合裡特別感到寂寞,原來孩子也是一樣的。

     可小小的身軀和心靈及有限的理解,該如何擔負這沉重?

     心抽緊著,一陣又一陣。

     每個孩子看起來都和同齡的其他孩子沒什麼不同,但死亡留下的創傷在心中,深不見底


     
     小藍,父親走後便決定當男生。清晨五點起床在山上霧氣未散時跑步鍛鍊;她想讀警校

,因為警察薪水比較高,她要照顧妹妹們和唯一的弟弟。

     小涵,封閉自己的孩子,面無表情很少說話,即將滿十二歲,是爸媽走後第一個生日。

阿嬤摘下山間的百合與野花,偷偷藏起準備送給她。唱生日歌、吹蠟燭,孩子們紛紛拿出禮物,有

爸媽的相簿、紀念品,都是錢買不到的。而小涵的臉上還是淡淡的,聞了聞阿嬤遞到面前的花束,

大聲說:「好香喔」。洩露了她的開心。

     小豹,家中年紀最小也是唯一的男生,父母雙亡使他缺乏安全感,被遺棄的憤怒,更經

常支配著他。
     ………………………..
     ………………………..
     ………………………..  

     在志工的輔導與繪畫治療下,孩子們逐漸自陰影中走出來。

     水蜜桃阿嬤僅是眾多個案的其中之一,除了關懷,急需喚起社會對生命教育的重視與落

實。
     當我們反思自己的生命會發現,既是獨立的個體卻又與他人緊密連結、交互作用,那不

只是責任還有更深遠的影響。因為生命是有限的,但生命的價值卻能繁衍流傳,是永恆不死的,我

們希望自己生命的價值是什麼?

     憂鬱症、躁鬱症、自殺潮像傳染病般蔓延的今天,或許沒有人能替他們解決經濟和生活

的困境,但我們可以關懷,支撐他們走過低潮,幫他們尋找求助的管道。

     太多以愛之名而產生的仇恨,在日子裡撕扯著令人厭倦麻痺,只有不斷讓自己浸潤在以

關懷為本的愛裡,生命的溫度才能繼續,不冷卻。

 

 

 

 

 

   
                  水蜜桃阿嬤的故事     

     白裡透紅、甜嫩多汁的水蜜桃,在海拔一千多公尺的高山上,歷經霜雪日照結出的果子

才甘甜美味,一如人生。每顆水蜜桃.都包含阿嬤哭乾的眼淚、宿命的無奈、和七個孩子的未來。

     商業週刊自2003年開始便著手「一個台灣二個世界 」的專題報導,貧富差距的擴大、

隔代教養的問題、新台灣之子的未來、智障兒為生存奮鬥。

     配合紀錄片的發表,這些弱勢的生命群像引起社會廣大迴響和高度關注。

     在逐年攀升的自殺率下,我們看見水蜜桃阿嬤如何用愛,一肩擔下學齡前到國中的七個

孩子,既心酸又令人肅然起敬的故事。

     媳婦為了一百多萬的車貸卡債燒炭身亡,兒子不到一個禮拜也留下四個孩子與老母,走

了;女婿在憂鬱症的煎熬下也拋下年幼的孩子自我了斷。

     沒受過教育的阿嬤面對生命的橫逆,沒時間怨嘆,只有坦然接受。這是她努力耕種才得

以唸書受教的兒子來不及領悟的。

     為了多賺點錢,阿嬤不僅種水蜜桃,還得將兒子走後便荒廢的高麗菜園重新整理改種青

椒,因為高麗菜太重了,而阿嬤只會愈來愈老。

     阿嬤不知道什麼叫娛樂,也沒有娛樂,最常做的是看手機。手機打開就看見兒子媳婦笑

臉盈盈的照片,也留著兒子生前錄下最後的懺悔。

     七個失去父母的大小朋友呢?

     紀錄片裡,幾個大眼睛輪廓深的原住民小女孩,在房間裡關了燈,擺出舞台上的pose,

跟著播放的流行歌曲唱著,忽然,年紀小的妹妹撲在姐姐懷裡放聲大哭,想媽媽。

     我常在人多喧鬧的場合裡特別感到寂寞,原來孩子也是一樣的。

     可小小的身軀和心靈及有限的理解,該如何擔負這沉重?

     心抽緊著,一陣又一陣。

     每個孩子看起來都和同齡的其他孩子沒什麼不同,但死亡留下的創傷在心中,深不見底


     
     小藍,父親走後便決定當男生。清晨五點起床在山上霧氣未散時跑步鍛鍊;她想讀警校

,因為警察薪水比較高,她要照顧妹妹們和唯一的弟弟。

     小涵,封閉自己的孩子,面無表情很少說話,即將滿十二歲,是爸媽走後第一個生日。

阿嬤摘下山間的百合與野花,偷偷藏起準備送給她。唱生日歌、吹蠟燭,孩子們紛紛拿出禮物,有

爸媽的相簿、紀念品,都是錢買不到的。而小涵的臉上還是淡淡的,聞了聞阿嬤遞到面前的花束,

大聲說:「好香喔」。洩露了她的開心。

     小豹,家中年紀最小也是唯一的男生,父母雙亡使他缺乏安全感,被遺棄的憤怒,更經

常支配著他。
     ………………………..
     ………………………..
     ………………………..  

     在志工的輔導與繪畫治療下,孩子們逐漸自陰影中走出來。

     水蜜桃阿嬤僅是眾多個案的其中之一,除了關懷,急需喚起社會對生命教育的重視與落

實。
     當我們反思自己的生命會發現,既是獨立的個體卻又與他人緊密連結、交互作用,那不

只是責任還有更深遠的影響。因為生命是有限的,但生命的價值卻能繁衍流傳,是永恆不死的,我

們希望自己生命的價值是什麼?

     憂鬱症、躁鬱症、自殺潮像傳染病般蔓延的今天,或許沒有人能替他們解決經濟和生活

的困境,但我們可以關懷,支撐他們走過低潮,幫他們尋找求助的管道。

     太多以愛之名而產生的仇恨,在日子裡撕扯著令人厭倦麻痺,只有不斷讓自己浸潤在以

關懷為本的愛裡,生命的溫度才能繼續,不冷卻。